影视

影视行业“稳赚”逻辑失灵 影视股动荡难平

  影视股“寒流”仍未停歇。

  6月26日,受《八佰》撤档影响,华谊兄弟(300027.SZ)当日股价重挫8.06%;6月27日,股价又继续收跌1%。

  而在此前,卖方机构还将《八佰》作为华谊兄弟今年下半年的业绩亮点而寄予厚望,但如今预期突然反转,摆在华谊兄弟面前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“现在影视项目不确定性太高,投资人肯定焦虑,还有电影《伟大的愿望》改名,虽然还能上映,但是也把投资人吓出一身冷汗。导致大家都是观望心态。”6月27日,北京某大文化领域投资机构董事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“稳赚”逻辑失效

  面临新一轮的“高压严审”,不少影视剧都出现风险。

  6月25日晚间,电影《八佰》宣布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,暂别暑假档,新档期择日公布。同日,电影《伟大的愿望》宣布正式更名为《小小的愿望》。此前一日,电影《少年的你》则宣布,基于制作完成度和市场预判,经制片、发行各方协商,《少年的你》不在6月27日上映。

  除此之外,今年《封神演义》、《九州缥缈录》等影视剧集也纷纷撤档或延迟。

 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一轮影视行业震荡之后,影视股已经受到较大打击。

  Wind数据显示,去年6月至去年年末,31只影视股股价均为区间下跌,平均跌幅达到38%。其中跌幅前三位的是当代东方(000673.SZ)、唐德影视(300426.SZ)和慈文传媒(002343.SZ),区间跌幅分别为74.43%、58.31%和58.28%。

  虽然年初以来整体市场有所回暖,但数据显示,今年年初截至6月27日,仍然有15只影视股股价处于区间下跌。其中跌幅最大的是大晟文化(600892.SH)、华策影视(300133.SZ)和欢瑞世纪(000892.SZ),跌幅分别为33.8%、24.22%和17.23%。

  “从二级市场的情况分析,大家现在对电影、包括院线的投资都是比较谨慎的。一方面是几部电影轮番撤档的影响,另一方面还有大盘数据下行的影响,包括电影票房、上座率、人次等各方面都是下降的。”6月27日,北京某中型券商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在其看来,“当前电影频繁撤档等情况也强化了市场的悲观预期。因为此前很多投资人都认为暑期档还是有投资机会的,也准备参与,但现在来看,几部电影撤档之后,大家比较谨慎。”

  近期行业内流传的一份广电总局的备案资料也显示,当前公版IP改编影视剧依旧在行业内呈泛滥的情况,而这一类剧目,显然也有着一定的风险。

  此前停播的《封神演义》,就在播出后引发网络热议,其中备受指摘的就是该剧“大量魔改和胡编乱造”。

  “公版IP改编限制多,而且改编水平也是问题。此前就有针对这种乱象提出批评,明确指出坚决反对随意戏说曲解历史,贬损亵渎经典传统、篡改已形成共识和定论的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,玄幻、仙侠剧也不能为增加娱乐性胡编乱造等。”北京某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合伙人受访指出。

  事实上,此前大IP是不少影视公司追逐的项目热点,包括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花千骨》等剧都曾掀起播放热潮,由此引发的投资热点也更加剧了影视公司追逐IP的心态。

  但随着政策转向,这类稳赚不赔的买卖似乎已经失效,影视公司也急需在新的条框下寻找出路。

影视股动荡难平

  “市场悲观情绪主要是大盘数据不好,观影人次减少,票房下滑。”前述分析师表示。

  从业绩来看,31只影视股中有12只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状态,其中亏损最多的是华录百纳(300291.SZ),亏损了34.17亿元。

  作为龙头的华谊兄弟也在2018年出现上市后的首个亏损年。数据显示,2018年华谊兄弟的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0.93亿元,相比2017年盈利8.28亿元的数字,反差巨大。

  对于业绩表现,华谊兄弟方面总结称,公司主营业务与上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,影视娱乐板块报告期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达预期;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受市场环境的影响,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,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等。

  除此之外,长城影视(002071.SZ)也已出现贷款利息到期未能清偿的情况。

  某上市影视公司高管表示,“公司高层一直对政策把握比较好,影响比较小,目前情况主要影响的还是小型影视公司。”

  “行业内对新题材、对现实主义等符合倡导的把握,有一个过程。这十分考验行业从业人员,参照《流浪地球》这类,政策各方肯定大力支持。”前述分析师认为,“对于前期大家偏好的IP改编,只要逻辑通,其关键在对于题材的把握。”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